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
第04章
我看着娟姐的模样,也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,就开始说离开公司后的三年的生活。

 从和小婉相识、结婚,小婉鼓励我开始工作,到艰辛创业,公司的发展,一直到刚签订的大合同,我絮絮叨叨地足足讲了大半天。

 当我说到甜蜜的时候就出神往的神色,说到艰苦的时候又表出男人的豪迈勇往直前的气势。

 娟姐只是在旁边倾听,没有入半点言语,只有我在滔滔不绝地说着。

 渐渐地我忘记了心中的痛苦,商战的兴奋又渐渐充满我的内心。

 “哦…对了…”说到刚签订的合同,我打住了话题。

 “电话借我用一下…”望了望地上摔坏的手机,我略带尴尬地对娟姐说。

 娟姐没有说什么,带着我从卧室走到了客厅,指了指桌上电话,笑了笑说:“你随便用,我去厨房一下。”说完又是一笑,然后轻转娇躯,向厨房走去。

 明媚灿烂的微笑是最能让人心旷神怡的,看着娟姐的笑容,我内心温暖极了,心中的痛也缓解了许多。

 然后我来到电话旁边,拨通秘书张倩的电话。

 张倩和公司的同事都参加了这次的商务谈判,在电话中我教导她们该如何做,并且叮嘱她们一定不要漏我回来的消息。

 “可是…头…刚才嫂子来电话找你,很焦急的样子…”电话那端传来张倩略显焦急的声音。

 “可是你的手机总是提示关机…”因为她们都是和我一起白手起家的忠实员工,我和她们都像亲人一样相处,除了工作的时候不苟言笑,其他的时候她们简直就不当我是老板,打闹嬉戏随便开玩笑。

 我有时被她们欺负得直告饶,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她们的老板了。

 她们也在空闲的时候亲切的称我大哥,叫我老婆为嫂子。

 我的公司让我治理得根本不像公司,而像一个亲密的大家庭。

 “什么?那你有告诉你嫂子吗?”我立即反问道。

 “没…”可能听出我的语音不对,张倩急忙解释。

 “怎么敢,你想给嫂子惊喜嘛!”

 “是惊喜,太他妈的惊喜了。”我心中愤愤地想着。

 “我就说您忙呢…头…怎么没有和嫂子见面吗?你在哪呀?”

 “我还没呢…好了,你们做好工作就可以了…记住,你嫂子再来电话,就说我陪客户…其他的就不知道了,明白了吗?”丢下一头雾水的张倩,我放下电话,长吁了一口气。

 “来,吃饭了。”只见娟姐端出一个托盘,上面放满了甜点、饮料。

 “不好意思,我这不常开伙,只有这些甜点了,你先凑合着吃吧。”娟姐略带歉疚的对我说。

 “哪里,这么丰富的午餐,小弟还敢挑剔?要是这样也挑剔,娟姐还不把我赶出家门,很好了,谢谢娟姐。”放下心中的包袱,我合着娟姐,和她开起玩笑来。

 “呵呵,不挑剔就好,来吃吧。”娟姐大方地将托盘放在茶几上,轻盈地坐在我旁边。

 “来…让姐姐喂小弟弟吃饭…”娟姐边说边轻轻地捏起一块松糕,送到我嘴边。

 “嗯…好吃…好吃…”我大口地就着娟姐的手吃着美味的松糕,满心的幸福感早已驱散内心的郁闷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 “娟姐,你也吃一块。”说着我从托盘中也拿了块松糕,送到娟姐的嘴边。

 娟姐看着递在眼前的松糕,可能想不到我也要喂她吧,脸突然红了起来,然后轻启朱,在淡黄的松糕上小口地咬了一下,然后慢慢地细细地咀嚼。

 看着娟姐面带娇羞的神情、明眸皓齿的轻咬松糕,淡黄的松糕映衬得朱更加红,洁白的小牙齿更加皓白,明媚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闪动,好像表着主人此时内心的激动。

 从来没有想到美人进餐也能如此的美,结婚时我也曾痴痴地看过小婉吃饭的美态,可惜后来因为工作忙,每次吃饭总是草草了事,难道我真的是忽略了小婉?“嗯…”娟姐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,不抬头看了我一下。

 “坏东西!不好好吃饭,看我干什么!”娟姐看我目瞪口呆的一副傻相,又羞又笑地嗔怪我。

 “咳…咳…”看到娟姐嗔怪我的神情,我忙随手拿了一块蛋糕吃了一大口,可没想到,因为太急躁,被噎得忙不停的大声咳嗽起来。

 “坏东西,报应来了!哈!”娟姐在一旁一边心疼地帮我捶,同时递来果汁,一边不停嘴地奚落我。

 我痛苦地抬头看到娟姐嘴边浅浅的笑意,我也自然了许多。

 就这样,在欢乐的气氛中,吃完了一顿愉快的午餐。

 “好了,吃也吃好了,我们谈谈你的事情。”娟姐看到吃的我,关心的问道。

 “…”我听到娟姐这么一问,马上成为了哑巴。

 “好阿闯,痛苦是必然的,但你不能逃避,要面对痛苦,逃避只是怯懦的表现。

 阿闯,你是想当让娟姐佩服的大男人,还是想当一个让娟姐鄙视的懦夫?”娟姐为了帮我解决心中的痛苦可真是苦口婆心。

 “娟姐…我就是不明白…为什么小婉她…”我痛苦地迟疑地说出了心中的困惑。

 “为什么小婉她红杏出墙?”娟姐直截了当地替我说出后半段我没法说出口的话。

 “你觉得小婉没有缘故吗?”娟姐继续揭我的伤疤。

 “…”我想了想,点了点头,表示我同意娟姐的猜测。

 “阿闯,上午听到你述说这三年的情况,你就没有感觉到你的错吗?”

 “我有什么错?我拼命地工作,就是为了养家,就是为了让她生活幸福。

 我这三年虽然纵横商场,娟姐你知道,商场声犬马,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出轨,我从来没有留恋温柔乡,不是没有人来惑我,可是为什么我能,她不能?”我扯着脖子、瞪大双眼,脖筋绷得老高,气愤不平的大声的吼着,仿佛眼前的不是温婉动人的娟姐,而是红杏出墙的小婉。

 “…”娟姐看着气愤已极的我,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地看着我。

 “为什么?为什么?我这么爱她,从来就没有违背她的意愿,当她是天仙是公主。

 我宠着她爱着她,平时因为我不常在家,回家的时候我什么不顺着她?她想吃什么穿什么,我什么没足她?看她上班挤公车,我心疼她就给她买辆车,我…”我此时激动得站了起来,一边走一边挥舞着手臂,站在宽敞的大厅中愤愤不平地吼着。

 “我心疼她足她,生怕她委屈…可她…”说到这,我激动得又哽咽了,站在那里,手臂僵直的伸着,两眼呆呆地直视前方,空的,仿佛天地不在,泪水又夺眶而出。

 “看你…是娟姐不好…惹得你又伤心了…”娟姐忙站起来,扶着我,将我按坐在沙发上,心疼地为我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 “大的男人怎么这么容易激动,可不像商场的杀将,也不是娟姐认识的敢打敢拼的小刘闯…”听到娟姐用以前的亲昵的称呼叫我“小刘闯”我心里一甜,同时也很不好意思在娟姐面前这么冲动,于是我尴尬地说:“对不起…娟姐…让你…笑话了…我…”

 “得了,在娟姐面前害什么羞。”娟姐打断我的话。

 “娟姐就喜欢你率真的一面,自然不做作,还是那样,不虚伪,是娟姐的好弟弟。”娟姐心疼的又一次将我揽在怀里。

 上午因为痛心的缘故没有过多的感觉出娟姐身体的满,经过中午的午餐和现在的发,心情放松了好多,于是娟姐丰的身体就给予我无限的惑。

 我将头依在娟姐的口,感受着娟姐高耸突出的房。

 因为娟姐还是穿着丝缎的睡衣,里面没有戴罩,现在的感觉就和直接靠在娟姐的房上一样。

 我用脸靠在娟姐高耸的房上,脸在慢慢地摩擦着,渐渐地感觉到娟姐的头直立起来,在响应着我的摩擦,硬硬的头在轻柔的睡衣下顶起明显的痕迹。

 “嗯…坏蛋…又…想坏主意了…嗯…”娟姐不堪刺,呼呼地着气,滚滚热气在我的脖子上,弄得我也的。

 “娟姐…”我轻声的低喃着,没有丝毫停止我的挑逗的意思,继续用我的头拱着娟姐的睡衣。

 “坏…坏东西…”娟姐享受着我的摩擦,闭着秀目,伸直雪白的脖颈,头后仰着。

 任何男人都可以看得出,娟姐对我轻浮的举动丝毫不反感。

 因为娟姐后仰着头颈,部自然的向前凸,本来宽松的睡衣就很容易将自己娇的身躯曝光,更何况现在我还在她前拱动,而且她还保持着这样妩媚的姿态。

 终于娟姐睡衣右边的衣领被我拱开了,出娟姐白皙滑的房来,浅褐色的头、浅褐色的晕在白皙的房上赫然入目。

 圆锥型的房不像小婉般浑圆,而是底部丰慢慢地向高处收起,好一个羊角锥的!在空中翘立的房好像是不堪从我鼻中呼出的热气的烘烤,或者是因为我在娟姐动的缘故,再或者是因为娟姐内心的,我不知道。

 我只是看到娟姐像豆腐一样的房在上下颤抖,浅褐色的头在我眼前上下跳动,刺得我只想将它纳入口中。

 “哦…小坏蛋…嗯…”娟姐从朱中挤出颤抖的呻,因为此时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,一手攀上了娟姐的玉峰,同时饥渴的大嘴凑到娟姐的峰上,一口含住娇头。

 “嗯…”我舒地也呻出来。

 房给予我嘴细滑的刺立的头给予我舌头的刺;女人的香气给予我情的刺…我贪婪的大口的着娟姐的头,心中的火从心中直窜到小腹,一股热力刺着我,将我沉沉睡的巴唤醒…我将身子整个的伏在娟姐的身上,娟姐慢慢地被我按倒在沙发上,娇柔的小手自然的环在我身后,双手伸进我的内衣,在我宽阔的背脊上上下抚摸。

 看着娟姐星眸微闭、鼻翼扇动,阵阵含着女人香气的鼻息刺着我的情,我奋然攥住娟姐的右,在手中把玩着、捏着,同时用头顶开娟姐左边衣襟,使得娟姐左边的房同样的暴在我的眼前。

 “阿闯…别…娟姐…都让你看到了…嗯…”娟姐在我头顶的呻声更加刺着冲动的我。

 “娟…娟姐…我好想…你…好香…”我继续像孩子似的在娟姐怀里动,继续对她的房进行侵略。

 “嗯…”娟姐仿佛受不了我的挑逗,呻声更加烈。

 “我要…”我在娟姐怀中不安分的动着,同时放开对房侵犯的手,抓住娟姐两边的衣襟,用力往下拉扯。

 雪白的睡衣在娟姐的身下着,我只能将它拉到娟姐的肩膀。

 娟姐看我猴急的样子“扑哧”地一笑,调皮地睁大眼睛,向我眨了眨,好像在说:“小狼,没有办法了吧?”我猴急地还想用力地下拉娟姐的衣襟,可是还是不能让它离娟姐丰的身躯。

 看到我满脸恳请的神态,娟姐娇羞地低下了头,同时娇躯略略地上抬,终于睡衣让我到了娟姐的部,出眩目的雪白的肌肤。

 我立即像孩子般地欢呼,立即直起飞快地去自己的衣服,赤着上身,出结实的肌。

 当看到我结实健壮的身躯时,娟姐眼中醉的神情。

 我立即扑倒在娟姐的娇躯上,用力的挤着娟姐动人的房,摩擦着她姣美的头。

 “哦…”娟姐在我的怀中激动得颤栗不止。

 “铃…铃…”电话又突然响起,惊醒正在陶醉中的两个人。

 我费力地从娟姐的怀中爬起,娟姐也急忙挣扎着坐起,两个人一起看着小几上的电话,一时都没有动。

 “娟姐…”我讷讷地看着展现无限美好上身的娟姐。

 “小坏蛋…”娟姐含羞又娇嗔地瞥了我一眼,面带桃红、眼带秋,俏模样要多动人就有多动人,看得我又泛出痴呆相。

 “喂…”娟姐边拢着睡衣,边接起了电话,同时娇羞地瞥着我。

 “…”娟姐出些许惊讶,然后恢复镇静。

 “哦…在…请稍等…”然后将电话递给我。

 “你的电话,你秘书打来的。”

 “哦?”我奇怪至极,伸手接过电话来。

 “是我…”我镇静地说。

 “头…不好意思打扰你了…”电话那端传来张倩小心翼翼的声音。

 “没事,你说…”

 “我是按你中午的电话回拨的…”张倩向我解释。

 “嫂子…嫂子…好像不对…拼命给我打电话,很急切的想找你…她还…她…”张倩犹犹豫豫地说。

 “你嫂子怎么了?”我听到小婉有事,立即急切地追问。

 “呼…”感觉电话那端长舒了一口气,好像我关心小婉的心情很让张倩放心。

 “嫂子…她…找你快疯了…电话中一直在哭…哭着让你给她回电话…看样子找不到你,她…她…就不想活了似的…”

 “…”我听到这,心里不由得又揪在一起,心痛得紧紧地攥住电话。

 “头?在吗?”张倩小心地问。

 “嗯…”我心烦意的随口应道。

 “头…我按照你的意思没有告诉嫂子你的电话…可我想…你给嫂子回个电话吧…”张倩可是我忠心的秘书兼朋友,平时她从来没有干预过我的生活,可是这次她的表现,看出她很焦急,否则不会做出越权的事情来。

 “嗯…放心,你们安心的把合同给我签好。

 我现在有事,要是你嫂子再来电话,就说我陪客户呢,晚上再给你嫂子回电话,明白了吗?”

 “可…头…你…好吧…”张倩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“乖,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我在电话这端温柔地说。

 “哦…这样我就放心了…头,哦不…大哥,我相信你!”张倩话一说完,也不等我回答,马上挂掉了电话。

 “这小丫头…”我苦笑着放下电话。  m.MIgUaXs.cOm
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